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與大仁哥有約 陳建仁和徐佳青一起談如何做好新冠肺炎防疫工作

2021-07-16
本報訊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徐佳青致贈防疫關懷包和福沙阿熊予陳建仁
徐佳青致贈防疫關懷包和福沙阿熊予陳建仁
陳建仁強調,「你能打的疫苗就是最好的疫苗」,鼓勵民眾接種疫苗
陳建仁強調,「你能打的疫苗就是最好的疫苗」,鼓勵民眾接種疫苗
 徐佳青(左)與陳建仁(右)一同解析國內防疫現況以及國產疫苗等相關議題
徐佳青(左)與陳建仁(右)一同解析國內防疫現況以及國產疫苗等相關議題

 

新冠肺炎影響全球的經濟至今長達一年半,但疫情仍未趨緩,要有效防堵疫情的擴散,唯有加速疫苗的接種。隨著臺灣五月中旬本土感染的爆發,民眾從原先對施打疫苗被動的態度,轉變為積極主動,至今超過300萬人已經接種第一劑新冠疫苗。疫苗是當今社會最熱門的話題,因此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徐佳青特別邀請前副總統陳建仁,一起透過親民和簡單的說明,深入淺出地解析國內防疫現況以及國產疫苗等相關議題。

SARS的前車之鑒 讓臺灣有所準備

陳建仁是國內公衛權威專家,徐佳青引述當年臺灣在2003年爆發SARS時,臺北市經濟受到重創,房價上升的榮景也因SARS的來襲而消沉,而陳建仁臨危受命接下衛生署署長的位置,並帶領臺灣成功抗疫。回憶起這段經歷,陳建仁坦言,「剛開始應對SARS時,如同瞎子摸象一般,完全沒有頭緒」,最初只能透過臨床以及接觸史判定確診者,且實施邊境管控、病例通報、接觸者疫調和居家隔離防範SARS的傳播。

後來北市和平醫院又爆發院內感染,並擴及至臺大、陽明、高雄長庚等醫院,引起了全民恐慌。陳建仁回憶,經過三個星期的院內感染管控以及發燒篩檢,臺灣終於成功遏止SARS。但SARS帶來的教訓,讓臺灣意識到防疫體系的缺口,因此加強修定傳染病防治法等,建立完整的防疫制度和應變措施。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臺灣因為有了先前的經驗,因此更能有效地阻斷傳染途徑。

傳統管控和疫苗普及 雙管齊下對抗疫情

陳建仁說明,在疫苗尚未問世之前,與新冠肺炎病毒的抗爭只能透過邊境管控、確診者疫調等傳統手段來找出並阻斷感染源。綜觀全世界,臺灣因為防疫有成,並且經濟持續正成長,被美國經濟研究院譽為防疫的奇蹟。

但是,只有傳統的疫調和管控並不能遏止病毒的肆虐,必須要配合疫苗的普及化,以提高各族群的免疫力。臺灣先前在採購疫苗頻遇危機阻礙,陳建仁也藉機感謝美國和日本的慷慨解囊,讓臺灣能盡快推進全民接種疫苗,「相信透過傳統管控和疫苗接種,臺灣能成功對抗這波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異常狡猾 優先選擇保護力高的有效疫苗

SARS和新冠肺炎同屬冠狀病毒,那它們之間到底有何不同?陳建仁解釋,感染SARS會引起嚴重的發病症狀,因此很容易找出並隔離SARS的確診者;但新冠肺炎病毒卻十分狡猾,「重症病患只是冰山一角,病毒會透過輕症或無症狀患者擴散到社區」。新冠肺炎病毒的高感染力,造成全世界大流行外,也突變成感染力更強的變異毒株,各國在防治上也就越發困難。「病毒越來越精明,我們就要採用科技化的方法跟它對抗」。

全世界如今正進入與新冠肺炎病毒競賽的下半場,就是提高疫苗的接種率和有效地防控。「疫苗的接種對於預防突變株傳染的效果不強,但對於重症和死亡的預防高於95%」,因此陳建仁強調,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消退之前,即便已經完整兩劑疫苗接種,大家還是要勤洗手、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臺灣目前所採購的AZ、莫德納和BNT疫苗皆屬於保護效力高、副作用少和安全性高的疫苗,有助於降低重症的感染和死亡率。

徐佳青在訪談中提出,非洲的塞席爾、南美洲的烏拉圭以及亞洲的印尼,這些國家疫苗接種率頗高,卻依舊面臨著新冠肺炎肆虐的困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該國主打接種保護效力較低的科興疫苗。陳建仁補充道,由此可見,安全且有效的疫苗才是真正好的疫苗,這也是各國在發展疫苗的過程必須遵守的原則。

疫苗保護力越高越好? 陳建仁:你能打的疫苗就是最好的疫苗

2020年面臨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且又無有效的治療藥物,各國紛紛積極投入疫苗的研發,在二期臨床試驗時已經確認疫苗的綜合抗體效價很高,這些疫苗在三期試驗的中期報告呈現預防重症的成效斐然。陳建仁表示,由此證明綜合抗體效價越高,疫苗的保護力也越強,這就是疫苗「保護力的相關性」(CoP)。但在國際已開發出有效疫苗的今年,這些疫苗儘管已獲得緊急使用授權,還是要完成三期擴大臨床試驗,而國產疫苗也仍需進一步規劃三期的臨床試驗,與市面上現有的有效疫苗比較其保護力,監控疫苗的成效。

陳建仁表示,在進行臨床試驗時會因為地域性、新冠病毒嚴重程度等因素,造成各疫苗的保護力參差不齊,但只要是市面上獲得緊急使用授權的疫苗,包括AZ、莫德納、輝瑞、嬌生和Novavax等,皆能提供人體對抗病毒的保護力。陳建仁強調,除非因體質易產生敏感反應,否則「你能打的疫苗就是最好的疫苗」,鼓勵台灣民眾盡快接種疫苗,提高族群的免疫力。

臺灣疫苗產業崛起   強化國安能力

談到疫苗的接種,陳建仁笑說道「我已經做了國產疫苗臨床實驗!」當時聽聞國內高端或聯亞新冠肺炎疫苗正進行第二期臨床試驗,65歲以上人士的接種樣本不足,因此陳建仁便和太太一同加入國產疫苗的臨床試驗。陳建仁提及,在整個臨床試驗的過程中,顯示臺灣疫苗產業的發展設計嚴謹、確實執行,完全符合國際化的水準,他確信若國產疫苗完成臨床試驗並取得食藥署的合格認證後,定能獲得國際上緊急使用授權(EUA)。

「疫苗是防疫的終極武器」,所以各國都鼓勵推動自己國家疫苗的研發。但一般的疫苗研製期間長達5至15年,要進行多項實驗以確認疫苗的有效和危害。但面臨新冠肺炎及病毒株的突變急速蔓延的緊急時刻,若等待疫苗完整的研製根本無法達到及時性,緊急的時候就應該使用疫苗。因此各國將各個實驗階段濃縮起來,並在第二期臨床試驗確認有效性和安全性後,在第三期臨床試驗進行中就給予緊急使用授權。

陳建仁提及,為了管控疫苗和風險承擔,核發緊急使用授權的藥廠只會和中央政府進行採購,「唯有政府才能承擔法律上的健康維護責任,而每個國家也會針對疫苗核發相關的緊急使用授權」。徐佳青補充道,前段時間各大藥廠也紛紛發出聲明,拒絕與民間團體和地方政府交易,因此最後還是必須要有中央政府來負責藥害救濟。

求己不求人 提高臺灣醫療產能

徐佳青表示,目前已經開放的疫苗分為三類:傳統蛋白質疫苗、mRNA疫苗以及腺病毒載體疫苗,進一步詢問到國產疫苗保護力和副作用與國外疫苗相較時,陳建仁首先說明,AZ本身是腺病毒載體注入人體,由此產生棘蛋白,提升人體的免疫力,但也會引發較大的副作用。第二種,莫德納和輝瑞所採用的mRNA平臺,在接種的過程是將製造棘蛋白的信使核糖核酸注射在人體,由人體的細胞去產生棘蛋白。第三則是傳統蛋白質平臺,大部分流行性感冒的疫苗皆為蛋白質疫苗,副作用相對較低,而國產疫苗正是採用蛋白質研發,最近公佈的數據顯示綜合抗體的效價也相當不錯。疫苗是國安的產業,陳建仁強調臺灣一定要有自己製造疫苗的能力,「求己不求人」。

徐佳青進一步說明,AZ疫苗原為英國牛津大學主要研發,隨後為防止疫情再擴大,牛津大學放棄了疫苗的專利權,AZ疫苗價格變得十分低廉,加上易於保存和運輸的優點,讓發展中國家更易於推動疫苗的接種。而臺灣的國產疫苗和AZ疫苗一樣,有著容易保存的優點,因此國產疫苗的成功研發,將有助於提高臺灣的醫療能量,對人民的健康較有保障。

臺灣一直以來都願意協助世界各國,因此陳建仁亦盼望在國產疫苗問世量產,且臺灣人民的接種率已然達到社群免疫,國產疫苗能推廣並幫助其他疫情仍為嚴峻的開發中國家,因為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抗疫成功,病毒從來不尊重國界,「我們的目標不只是2300萬的臺灣人民,而是全世界的人民」。

生醫產業蓬勃發展 盼成下一個兆元產業 

陳建仁說明,自從2007年「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的通過,臺灣的生醫產業蓬勃發展,臨床照護體系也被國際社會認可,加上國產疫苗的研發如火如荼的推動,相信生醫產業在國產疫苗的研發中心定會有跳躍性的突破,如同半導體和高科技產業,期望生醫產業能成為台灣下一個兆元產業。

徐佳青也表示,近來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和印尼的確診病例不斷攀高,僑民仍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她也期望國產疫苗獲得緊急使用授權後,能為亞太國家提供更多有效的疫苗保障,緩解當地疫情的困擾。

接種疫苗和遵守防疫規定 全民一同來抗疫

海外僑胞遍及世界各地,現在的疫情已進入Delta變種病毒盛行的階段,陳建仁呼籲僑胞在僑居地做好兩件事情,「接種好疫苗和做好防疫措施」,唯有全世界一同保持警惕,努力抗疫,才能迎來疫情後的彩虹,恢復正常的生活。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