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鹿野茶房玩轉臺茶品味語言 德國青商潛力之星謝郁文

2021-08-14
陳宜孜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駐德大使謝志偉(右二)親自頒發全球青商潛力之星獎牌予謝郁文(左二)。Deerland Tea鹿野茶房成員陳安吉(左一)、歐洲精品茶學會監事蘇慧馨(右一)陪同受獎。
駐德大使謝志偉(右二)親自頒發全球青商潛力之星獎牌予謝郁文(左二)。Deerland Tea鹿野茶房成員陳安吉(左一)、歐洲精品茶學會監事蘇慧馨(右一)陪同受獎。
第一屆全球青商潛力之星得獎者謝郁文。攝於德國德勒斯登。
第一屆全球青商潛力之星得獎者謝郁文。攝於德國德勒斯登。
鹿野茶房舉辦的賞茶會除了引用品酒器具,並客觀談論臺灣茶的品種、風土、工藝。以專業的美食家語言吸引歐洲客戶。
鹿野茶房舉辦的賞茶會除了引用品酒器具,並客觀談論臺灣茶的品種、風土、工藝。以專業的美食家語言吸引歐洲客戶。

臺灣大學生命科學學士與碩士,接著在德國東部德勒斯登的馬克思.普朗克研究院取得生物學博士,本屆全球青商潛力之星得獎者之一的謝郁文,不僅憑學術專業獲評審青睞,他與團隊Deerland Tea.鹿野茶房著眼於臺式品茶語言的「品酒化」;將傳統臺茶以「第三波精品茶」的概念重新推向國際,令人驚豔。

「精品茶(Specialty Tea)是什麼呢?我們指的是茶葉的品種、風土、工藝三個條件可以被溯源、風味足以受美食家評鑑的茶。臺灣單一產區、單一品種、循傳統工序製作的茶葉多數都能達標,堪稱『精品茶王國』。卻因為『感官評鑑』臺灣茶的方法不普及,導致茶的聲量和商機仍遠遠落後於酒和精品咖啡。」謝郁文帶著不服輸侃侃而談。

「在臺灣說到喝茶通常有兩個方向,一個是的充滿中式符號的『老人茶、工夫茶』;另一個是趨近甜品的『創意調茶』。但不論哪個方向都跟國際通用的品飲語言無關。源自亞洲的純茶在國際市場上往往被視為配角,不如葡萄酒、威士忌可被單獨評論,價值也無法跨出華人文化圈,非常可惜。」

這樣的感慨,在謝郁文遠赴德國後加倍放大,「馬克思.普朗克研究院是國際級的科研機構,從網頁到門牌的簡介都自豪寫著『本院由500位、來自53國的成員組成』。這是個難以只用『文化』做基礎而與人同理的環境。但科學語言的交換上,我和我的同事並沒有隔閡。幾次介紹臺灣茶給異國朋友,翻譯『喉韻飽滿』、『茶感醇正』一類以茶區文化為中心的形容詞仍讓人迷惑後,我就萌生了使用更精準的語言來描述臺茶品飲的想法。」「比如,描述一瓶辣椒油到底多辣,原來因人而異。但自從『史高威爾辣度單位』被制定,辣味製品的標示就有了孰高孰低。」謝郁文補充。

腦海中自玩自轉的念頭,在認識了於德國漢堡求學的陳安吉、陳孝溥;以及在法國工作的傅郁等三位夥伴後,擦出了更多火花:「我們四個都是『風味控』,各有熱衷的品味經驗,也不時一起交流。孝溥和我是咖啡杯測師和烘豆師;安吉是日本裏千家茶道的學生;傅郁則在酒業任職。生活在歐洲,葡萄酒、威士忌、可可、火腿、乾酪等精緻農產品相對普遍,而所有精緻農產品的品味都在講究品種、風土、工藝—— 什麼品種的可可富有莓果氣息;哪個產區的麗絲玲白酒礦物味特別濃;或覺得哪種肉品熟成工藝能凸顯油酸香,我們隨時隨地可以來場品評!身邊的各國友人也不乏加入討論。」

「這讓我們發現,『品味』不只是嗜好,並且是最容易跨越文化藩籬、全面性的感知語言!正是這門以人為工具;用視、嗅、味、觸、聽覺,加上客觀測量去分析食品的語言,讓國際美食家能在一個基準上溝通、討論、評價。」

「數十年來臺灣茶在國際美食市場上無法作為主角而缺席,或許正因為東西方品味語言的無法對接。」2020年初始,謝郁文決定與其他三人合夥組成「Deerland Tea.鹿野茶房」,把品茶、評茶、選茶的方法如行之有年的「品酒」一般系統化,以世界通用的語言完整行銷臺灣茶。

世代以來臺灣一直將「茶」視為文化象徵。但近年的現實是:比起產能巨大的中國、印度、非洲茶區,臺灣茶的國際聲勢漸弱;展銷價值經常被人巧取豪奪。臺茶品種流失;他國私企故意註冊阿里山等地名為商標以混淆視聽等早不是新聞。即使知道問題癥結,要怎麼為傳統茶產殺出一條市場血路,仍是Deerland Tea團隊最初的課題。

「可能是作為學術人的習慣吧,動的第一個腦筋就是搜集、分析使用者行為,鎖定需求再供應。我們藉孝溥的阿姨在臺東鹿野;一處茶作逾四十年的茶園作為『實驗基地』,客製出花蜜甜香夾著玫瑰酒尾韻、符合歐洲人口味的焙火紅烏龍獨家銷售,獲得初期的成功。」謝郁文一邊沖泡著2020年份的焙火紅烏龍一邊說。蜜金棗的芳香隨著蒸氣撲鼻而來。

「接著我們依循初衷,瞄準國際茶市場缺少知識系統的遺憾,用切確的語言—— 超過20,000字關於臺灣茶感官評鑑和知識系統的的英文書寫,在社群平臺和私訊中解答客戶的疑問。我們同時將這些問答回傳給『實驗基地』和與團隊配合的其他地區製茶師,再修正下一季的供應。用數據、科學、社群網絡的快速反應來做陌生開發,創造出讓產銷兩端雙贏、互惠的循環服務。」

「2020年是Deerland Tea開展的第一年,我們沒寄出一封業務信、沒有投放廣告業配、沒舉辦過促銷,就被其他社群帳號主動報導超過80篇、轉錄和收藏超過250筆,創造了投資金額兩倍有餘的營業額。所有客戶都是透過閱讀我們撰寫的文章;或輾轉收到我們針對少數品精品茶部落客投放的試喝品,自己找上門。」

專業的選製能力、知識型的風味品管、機動性極高的市場回覆、以及VIP式的客製呈現讓Deerland Tea.鹿野茶房在疫情肆虐、無法與歐陸客戶親身互動的草創期中仍穩健地踏出一步。這個自稱「不喝茶睡不著」的四人小組更看準了遠距體驗將成為學習、休閒主流,聯盟國內最具公信力的茶產研究組織「臺灣茶葉學會」共同設計全英文的「臺茶評鑑暨知識教育」證照國際班;以及360度全景導覽的「線上臺灣風土旅遊團」。

「樹立評鑑準則之後,就是推廣系統。我們要循『第三波咖啡 Third Wave of Coffee』的產業建立模式,把臺茶供應鏈裡每個參與者的角色:茶作者、製茶師、焙茶師、茶商、選茶師、侍茶師、司茶師和消費者,都視為品味文化裡互為影響的重要環節。這些角色彼此交織成故事,在地且無法複製,自然譜寫出臺灣茶的獨特性。」謝郁文說。

對於能夠在團隊成立滿一年之際即獲得僑委會選拔「第一屆全球青商潛力之星」獎,謝郁文由衷表示感謝: 「謝謝僑委會和評審團看見我們從零開始的新創動能!臺灣茶由母土孕育,栽種、製作、銷售和消費每道程序都與臺灣的社會變遷緊緊相繫。是數代人在工藝上琢磨;在品味上融合才有今天『精品茶』的實力。」

「承先啟後,讓世界透過臺灣茶看見臺灣是Deerland Tea的願景。很高興這片願景能藉著僑委會對獲獎者提供的協助,包括業師諮詢、商機媒合、引介物流和金流上的資源等,更加清晰可見。 」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