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演木蘭很驕傲 朱宗慶打擊樂團員手瘀青堅持排練

2023-02-07
中央社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朱宗慶打擊樂團將推出經典擊樂劇場「木蘭」,資深團員黃堃儼(圖)腳傷仍忍痛上台演出。
朱宗慶打擊樂團將推出經典擊樂劇場「木蘭」,資深團員黃堃儼(圖)腳傷仍忍痛上台演出。
朱宗慶打擊樂團將推出經典擊樂劇場「木蘭」,團員陳妙妃(圖)的右手已經瘀青,但她不以為苦,也認為這是榮耀的印記。(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將推出經典擊樂劇場「木蘭」,團員陳妙妃(圖)的右手已經瘀青,但她不以為苦,也認為這是榮耀的印記。(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將推出經典擊樂劇場「木蘭」,團員高瀚諺(右)手臂上貼著膏藥貼布,持續練習演出。(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將推出經典擊樂劇場「木蘭」,團員高瀚諺(右)手臂上貼著膏藥貼布,持續練習演出。(朱宗慶打擊樂團提供)

朱宗慶打擊樂團擊樂劇場「木蘭」將從這週起連3週巡演,密集開排,不少團員打十三響敲十八棍,練到手瘀青、腰傷腿傷就像戰爭現場,但團員仍高掛微笑,因為「我木蘭我驕傲」。

「木蘭」是朱宗慶打擊樂團擊樂劇場的經典之作,劇情從木蘭當上將軍開始敘述,爬梳木蘭從小代父從軍、馳騁沙場到近鄉情怯的內心糾結,從京劇念白到擊樂演奏,從將軍木蘭到少女木蘭,京劇木蘭與擊樂木蘭相互交融,展現不同藝術交融的細膩感動。

團員黃堃儼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每次演出「木蘭」,其實就是一個把擊樂藝術上的細節與細膩挖得更深入的過程,他自己的人生也從頂客族變成一個孩子的爸爸,和角色呼應,「這次演出,我跟飾演阿娘的敬華都變成了父母親,更能體會劇中阿爺阿娘的心情。」

黃堃儼說,這次導演李小平讓他們自由發揮,「少一點離別的悲傷,反倒是那種老夫老妻搶著表達愛女心切的拌嘴,讓我們有一點自由發揮的空間。」

這次演完,黃堃儼就要「進廠維修」,「長年演出下來,腳的阿基里斯腱已經鈣化,必須清掉清創之後縫合。」黃堃儼說,目前已預定演出完「木蘭」之後立刻住院開刀,預計打石膏6週,接著展開復健,才能趕得上「薪傳」演出,「現在只要走路就會痛,但我一定會撐著演完。」

排練場中可見到團員彩排時神情專注,身手靈活俐落;但在休息時間,就可看見有團員撐著腰走路,還有團員捶打雙腿讓肌肉放鬆,也有貼膏藥在手臂上的團員,大家負傷仍努力前行,就是為了把「木蘭」演好。團員陳妙妃就指著手上的大片瘀青說:「這是光榮的印記。」

陳妙妃2013年演出至今,已經是第4次參與演出村民跟士兵的角色,體力跟年輕世代相比毫不遜色,她接受中央社專訪表示,「大家都叫我士官長或座艙長,因為我一直扮演這2個角色。」陳妙妃眼神之殺,情緒飽滿,也讓觀眾目不轉睛,「不殺不行啊,李小平導演會追殺。」

陳妙妃說,這次在音樂的細節跟音色的要求都比之前多,光是「十三響」現場演出只有30秒到40秒,「我們團員高矮胖瘦不一樣,手的厚度也不一樣,但是我們要做到發出的音色與音量一模一樣,以前都覺得很痛,但現在會覺得這是一個神聖的記號,我木蘭我驕傲。」

陳妙妃提到,她從少女演到輕熟女,心境上已經很不同,「從第一代的叫陣開始,我們從摸索、撞牆到現在,以前會很緊張,這次很享受。」

陳妙妃說,站在「木蘭」的舞台上,她自己的心跳聲與鼓聲都會把腎上腺素催到最高點,「每次演出完,我都會想起『木蘭』的台詞,我還活著,我又挑戰自我一次了。」

2023擊樂劇場「木蘭」將於2月9日到12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連演6場,2月18日到19日在高雄衛武營戲劇廳演出,2月25日到26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巡演。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