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紐西蘭工程結構設計協會,高樓層建築領域中唯一的臺籍建築結構工程師金永鑫Anthony King

2023-03-01
周寶玉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給予愛星 7
"結婚時拍的婚妙照是我最帥的照片"金永鑫說
"結婚時拍的婚妙照是我最帥的照片"金永鑫說
奧克蘭大學土木工程碩士畢業的金永鑫(中)
奧克蘭大學土木工程碩士畢業的金永鑫(中)
金永鑫與公司高層於代表作Mission Heights School落成啟用時合影
金永鑫與公司高層於代表作Mission Heights School落成啟用時合影
金永鑫結構工程師的日常
金永鑫結構工程師的日常

知道法國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是出自世界知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的作品嗎?知道臺北101大樓是由臺灣最負盛名的建築師李祖原操刀的嗎?我想,這些你應該知道,因為他們都是在建築領域的世界級名人。但,如果問你,這些舉世聞名的建築是由誰負責建築結構工程,由誰確保建築師的設計能安全無虞的落實,誰又是成就這些建築工藝背後的無名英雄呢?你可能從沒想過而且也不知道答案。

奧克蘭有這麼一位帥氣如同韓劇歐巴般存在的臺裔紐西蘭人,在完全由紐西蘭本地人把持的建築行業界中,成為唯一一位進入到IPENZ (Institution of Professional Engineers New Zealand)這個高門檻工程結構設計協會,從事高樓層建築從設計檢測到核可簽字的臺裔建築結構工程師~金永鑫Anthony King。

臺北出生高雄長大的金永鑫,國小畢業後全家移居紐西蘭。一路在奧克蘭的私校體系中受教育,同學中不乏奧克蘭當地的菁英家庭子女,臺灣人在這樣的環境裡基本是少數群體中的極少數。中學結束後順利進入全紐排名第一的奧克蘭大學就讀土木工程學系。

「其實我從小最大的夢想是開飛機當機師。」金永鑫笑著說,我根本沒有想過要碰土木做工程。然而事與願違,他接著說,因為家人朋友不願我從事那種會造成一家人聚少離多的工作而作罷。青春期的我想了又想,既然不能開飛機,那我學航太工程總可以了吧?沒想到這個科系全紐西蘭都沒有,只有澳洲雪梨才有,由於只想在紐西蘭就學於是乎只能放棄,自此我與航空領域的緣份徹底斷了。最後在申請奧克蘭大學選填志願時看來看去好像只有Engineering工程學系和航太有沾到一點邊,所以就這麼順理成章的開啟了我的工程之路。

奧克蘭大學工程學系的第一年屬於什麼都涉略的性向探索階段,在這一年當中發現自己對於土木工程的興趣愈發濃厚,也愈學愈有心得,就這樣從大二考上土木工程系(當時系上唯一一位臺灣人),而且正巧與父親當時的事業有關,從此決定了我將來的職涯人生和專業,金永鑫說。非常幸運地在大學尚未畢業前就獲得奧克蘭市政府青睞被招聘進入獨立工程部下屬的顧問公司任職,任職期間我繼續攻讀研究所,奧大土木所學成持續工作一段時間後,我有一股特別的衝動想要離開辦公室,直接到工地裡很「接地氣」的上班,學習更多的現場經驗。恰巧當時臺灣的遠雄集團組織規模擴大,我很幸運的在離鄉背井近20年後有機會重回臺灣,一邊上班充實自己的現場實戰經驗,一邊找回那個似陌生又熟悉的鄉土人情。

金永鑫回憶起那段在臺灣工作的歲月說,在遠雄集團的兩年多期間,在現場從監工,與承包商溝通協調,參與採購的過程,到鋼筋水泥的各種必要測試工作。我從紐西蘭一個純洋人的工作環境轉換到純臺式的工作環境,不僅是文化風格不相同,就連兩地之間對於建築工程各方面的指標和規定也都不一樣。紐西蘭的建築強調防震,案件通常都比較小,工作與生活容易取得平衡。而臺灣勝在講求效率與品質,由於競爭激烈所以在臺灣比較多機會參與大型工程,而且臺灣在技術上也勝出紐西蘭許多,在臺灣可以用到最新的材料,學習到最先進的技術。在臺灣工作兩年多的歷練是人生中難得一次的學習之旅,也奠定我日後在工地現場臨危不亂,處理事情駕輕就熟的紮實基礎。

結束了兩年多的臺灣學習之旅回到紐西蘭,進入澳洲知名建築顧問公司GHD(前東家被收購變成紐西蘭分公司),自此一待就是10年的光景。這10年當中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飛,不知道這樣某部分算不算也成就了小時候的飛行夢?金永鑫笑著說。除了紐西蘭國內其他城市,澳洲的雪梨,布里斯本,凱恩斯,黃金海岸等等各個城市,2008我在中東的阿布達比支援世界博覽會的阿布達比館的建設工程,算是我職涯中的一個小小里程碑。對於我的職涯來說最重要的結構設計牌照取得也是在此階段,其中最關鍵的案子便是我直接擔任首席結構工程師領導了奧克蘭市東區的Mission Heights School 的興建工程。這是一個從無到有都由我親自領軍參與的重要工程傑作,是當年全紐西蘭唯一一座六星環保綠建築。

「取得進入建築結構工程師協會的門檻,不難,但要取得高樓層建築結構設計工程師牌照(High Risk)的門檻就相對不容易。」金永鑫說。除了基礎牌照的取得以及工作經驗的支撐外,書面資料的送審包括有申請人所繪製的圖紙(設計,計算,電腦軟體模擬),至少3個掛名經手的高樓層工程案件;書面審核通過後擇優進行面試,50%的問題是關於經手過案子技術層面的問題,包括設計,選材,經驗,工地/工程問題解決,危機處理等,另外的50%則來自工程道德問題包括人品,對於施工現場環保的重視,人員安全衛生的掌握等。大約1個月的時就可以知道是否審議通過,成為Chartered professional engineer CPEng (High Risk) 特許專業工程師,也就是可以簽字審核建築工程的頂級工程師。金永鑫說道,就他所知只有極少數華人取得這項資格,而他可能是迄今唯一一位臺灣人。然而這並不是「一試定終生」的好事,按規定每4-6年不等,所有特許專業工程師都要重新經過複審,這個高門檻俱樂部的資格才能一直延續。

「說實話,誰不喜歡自己的作品能被記住?誰不喜歡從事體面的工作?」金永鑫娓娓道來如此直擊內心的「靈魂拷問」。他接著說,「奉勸所有的青年朋友,如果你想要被人家記住,千萬不要來土木工程。」。這是非常實際的,因為被人家記住的永遠只有建築師或設計師,我們做土木工程的永遠不會被提上檯面,只能默默的在案件背後用專業技能撐起一楝楝的建築,一個個的工程。他苦笑說,如果你想要做帥氣又體面的工作,土木工程不適合你。做土木的幾乎都在工地裡打滾和工地裡的人搏感情,身上不是灰就是土,沒有西裝沒有皮鞋,只有安全帽,工作服和工地鞋。但是如果你喜歡看著一楝建築從無到有,享受挑戰各種在工地裡可能會出現的困難和狀況,土木工程絕對是不二選擇。

「在純洋人的工作環境中要脫穎而出並不難。」金永鑫肯定地說。臺灣人天生就有肯做肯拼的DNA,這點在紐西蘭絕對是先天的一大優勢,有各種機會先說YES。外派YES,支援YES,只要能幫助你在專業上精進的,只要可以幫你打開視野的,你都要把握。不要怕吃苦,不要怕風吹日曬雨淋,當你擁有足以碾壓同事的專業技術,圓滑委婉的溝通技巧。你懂得比同事多,做得又比他們好,以信心和細心去跟進自己手上的每一個案子,這樣的你很快就會在人群中被看見。

訪問接近尾聲金永鑫突然有感而發地說,「結構工程師他真實的身分就是幕後的建築師,唯一的差別,案件漂亮成功推出的時候建築師名利雙收,當建案出問題結構工程師就成了背鍋俠。」很無奈,但這就是職場上的現實殘酷面。以前身為結構工程師在工地現場走路有風,現在,甚至連工地裡的人都會找出各種問題來挑戰你的專業權威,所以如果經驗不夠或者專業不到位的結構工程師,真的很有可能會視上工地為畏途。

訪談最後金永鑫總結給土木工程界後進們最實用的建議,「取得牌照這件事本身並不難,難的是怎麼表現以及維持符合你這張證照和這個身分的核心專業以及無法被取代的技術。」唯有不斷地學習提升自我,才是讓自己一直維持在風頭浪尖,在競爭激烈的職場上發光發熱的不二法門。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