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大貓也是貓 台灣獸醫在非洲:獵豹救傷每週都有「蛇毒噴眼睛」

2024-02-14
中央社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台灣獸醫陳弈凱遠赴非洲索馬利蘭,擔任獵豹保育基金會志工。(陳弈凱提供)
台灣獸醫陳弈凱遠赴非洲索馬利蘭,擔任獵豹保育基金會志工。(陳弈凱提供)
台灣獸醫陳弈凱表示,到索馬利蘭參加國合會計畫,讓他獲得難能可貴的經驗,一次見到許多瀕臨絕種的獵豹。(陳弈凱提供)
台灣獸醫陳弈凱表示,到索馬利蘭參加國合會計畫,讓他獲得難能可貴的經驗,一次見到許多瀕臨絕種的獵豹。(陳弈凱提供)
台灣獸醫陳弈凱分享與瀕臨絕種獵豹的相處經驗,呼籲更多人投入心力保育。(陳弈凱提供)
台灣獸醫陳弈凱分享與瀕臨絕種獵豹的相處經驗,呼籲更多人投入心力保育。(陳弈凱提供)

抱著瀕臨絕種的小獵豹合照,台灣獸醫陳弈凱遠赴非洲索馬利蘭,擔任獵豹保育基金會志工;他透露,最常治療的獵豹受傷情況之一,竟是「遭毒蛇噴眼睛」,因為獵豹就像大貓,看到蛇會忍不住逗弄。

全球獵豹族群僅剩約7500隻,包含棲息於索馬利蘭的90多隻獵豹,估計有300到500隻成年獵豹棲居於非洲之角。國合會2022年底與國際知名「獵豹保育基金會」 (Cheetah Conservation Fund )簽署志工派遣協定,讓台灣青年有機會加入保育獵豹行列。

今年1月甫結束計畫返台的陳弈凱接受中央社訪問表示,他的專長是野生動物、特殊寵物治療,在台灣不可能見到瀕臨絕種的獵豹,因此聽到學長提及此一機會,決定在去年7月前往索馬利蘭,參加為期半年的獸醫工作計畫。

陳弈凱說,該園區共育有90幾隻獵豹,國際性NGO(非政府組織)的流動率很高,期間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員來來去去,中途有1個多月只有他1位獸醫師;那段期間獨挑大樑相當忙碌,但也讓他快速累積工作經驗。

談到園區獵豹來源,陳弈凱解釋,非洲當地許多不肖份子,為獲得暴利,從衣索比亞邊界將獵豹走私到中東國家當寵物,園區獵豹都是查緝走私救援回來,多為年齡僅幾個月的幼小獵豹,除需隔離檢疫,還要輪夜班餵奶,儘管照顧起來很吃力,「但身為獸醫,能一次遇到這麼多瀕臨絕種獵豹,真是一生難得的機會」。

陳弈凱也很珍惜與各國獸醫共事的可貴經驗,他笑稱「大家常得為了治療方式吵架」,曾有5位專科醫生一起討論,各有各的想法,過程必須不斷溝通、互相學習;短短半年,他與美、法、印度等國獸醫合作,對各國迥異的工作文化有了第一手體驗。

陳弈凱說,當地最大挑戰是醫療資源缺乏,很多檢查要在當地醫院進行,有時很難正確診斷,或有很多模糊地帶,讓團隊難以確定該做何種治療。

在台灣從未見過獵豹的陳弈凱坦言,一開始接觸會怕、沒有自信,但他運氣很好,抵達時遇到1位在美國執業的台灣裔女獸醫,傳授許多經驗給他。

他也提醒有志參加者,非洲生活與台灣大不同,去之前要做好心理準備。陳弈凱說,索馬利蘭是他第1個去的非洲國家,有大開眼界的感覺,例如當地完全沒有柏油路,交通發展落後;他住的園區離市區1小時車程,沒有台灣多樣化的休閒娛樂活動,所幸自己喜歡野生動物,常去野外拍照,「但很多人住久了,可能會覺得滿無聊的」。

不過每次治療成功案例,都讓陳弈凱成就感滿滿。他回憶,獵豹JANET在2年前摔斷腿骨折,首度手術失敗後住院,第2次骨折手術仍失敗,此時JANET已住院2年,大家討論JANET是要做第3次骨折手術、抑或截肢。

陳弈凱說,獵豹是極需要群居的動物,JANET因手術已住院2年未與群體互動,讓大家相當擔心,最後他與隊友替JANET做的截肢手術很成功,術後兩週JANET就出院,在農舍內跑來跑去,還能爬樹,讓他感到相當欣慰。

談到園區內常見的獵豹醫療需求,陳弈凱說明,園區獵豹先前都曾被傳染貓的冠狀病毒,這種病毒會終身感染,在壓力下會發生傳染性腹膜炎;此外,獵豹也會因外傷骨折或吃到異物。

陳弈凱說,平均每週都會看到的例子,是獵豹好奇心太重,看到眼鏡蛇會去逗弄,導致被「眼鏡蛇毒」噴到眼睛腫起來;另外,因園區是半野生環境,有時候會有狒狒、鬣狗(Hyena)跑進園區跟獵豹打架,獵豹雖然常能打贏並吃掉獵物,但也會因此受傷。

陳弈凱表示,瀕臨絕種的獵豹因為棲地減少,導致演化出現基因庫窄化的瓶頸效應,就像近親繁殖,容易有遺傳疾病,免疫系統較差,獵豹變得更嬌貴容易生病,因此更需要人類投入心力保育。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