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德國旅居生活,你快樂嗎?

2024-05-16
僑務新聞志工鄭伊雯報導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給予愛星 4
關鍵字
近幾年德國城市也開始遍種植櫻花,每至春櫻盈樹,街邊路旁賞櫻美景處處在
近幾年德國城市也開始遍種植櫻花,每至春櫻盈樹,街邊路旁賞櫻美景處處在
不用到荷蘭,德國北威州就有專供香料採收的鬱金香花田,春景美不勝收
不用到荷蘭,德國北威州就有專供香料採收的鬱金香花田,春景美不勝收

我們都知道臺灣、德國大不同。臺灣朋友會好奇我們的生活情境,或許欣羨、疑惑,也或許不解,但只有生活在德國的我們能夠了解箇中滋味。

如我旅居的杜賽道夫,該城美術學院有位德國重要的攝影藝術大師安德烈亞斯·古斯基(Andreas Gursky),他曾於1993年拍攝後經由電腦後製出那幅重要的「巴黎蒙帕納斯線」(Paris Montparnasse)攝影巨作。古斯基在巴黎郊區拍攝之後,經過電腦的後製與修圖,無限複製與放大的那一格格的樓房窗景,宛如上帝之眼的高樓窗影景觀群像,一層層的公寓住宅,一戶戶的尋常人家,一格格別家人的人生風景。每一格中,繁衍了多少人們的愛恨情仇,大事小調,大悲苦情的窗內故事。是呀。我們都想偷窺人生,都愛刺探人心。

因著故鄉情誼,每每在僑居聚會中,常聽到許多姊妹們分享「坐困家中,有志難伸」的窘境。或許因於學經歷、或許因於語言能力,更或許因家有幼兒無法外出工作,因而影響了旅居德國的心境,在安身立命時不知有無找到自身待在德國的意義。

是自願還是被迫?是主動還是被動?是求學工作還是嫁作人婦?是單身貴族還是稚子牽絆?是生活無憂還是捉襟見肘?生活的快樂與否因為每個人家庭環境與生活資源的不同,也難有定論。我們從遙遠的臺灣來到德國,被迫習慣說寫德國的情境,從陌生到熟悉、從不解到習慣;在人人猶如是「孤島」之不同環境中,我們的離鄉別緒是否撫慰得了自我的心靈,是否我們總是遠眺他方,總是遙想遠方的臺灣,總要比較臺灣與德國的優劣勝負;但一方水養一樣人,哪裡會有標準答案可尋。

曾經返德前去新竹的清泉一遊,細覽清泉的張學良故居內的說明與圖片,我才得之他被軟禁之處的鄉野環境。那故居周遭的山林秀麗,一旁還有溫泉相伴,他居然曾「被囚」在如此幽靜也無車馬喧的自然野趣之中,不知他的心境是如何調適,又該如何的豁達,看淡這爭權奪利的現實,居然挺到九十高齡遠去美國而離世。那我們呢?人身自由,身在備受讚譽的德國,身處好山好水的德國,我們怎能讓我們的心境「自囚」在不快樂的困頓憂鬱之下,無法讓我們的心靈快樂的飛翔呢?

旅居海外,身處異鄉,是否也苦於現實之際,陷於異國異地文化的比較之中。家居門後的真實生活無人知曉、沒人關心。因語言文化的不同,因階級地位的差異,習於以比較之眼、攀比之心,逐漸地酸言酸語,負面能量纏身,流於尖酸刻薄的酸民之輩言語如刺、話鋒如刀,忘了欣賞讚美與感謝,我們逐漸變成了刺蝟而不自知。

生活中有每日的喜怒哀樂,有著許許多多的傷痕與困頓;生活總容易讓我們遍體鱗傷,期待傷痕最終也會成為我們最強壯的養分。一如芳香四溢的東方美人茶因被蠶蟲嚙咬,受過傷而成就了獨一無二的蜜香滋味,在生命傷痕上釀造出甘甜美好。所以,我常常期待自己,儘量的要求自己要優雅,儘量不冒失躁進,儘量不害怕比較,儘量溫潤人生滿懷善意,以從容之姿自由行走於異鄉國度,不是刺蝟之身卻有柔軟之心,優雅行事,安居德國異鄉。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