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台日疫苗推手三船文彰 見證一場音樂會的神奇力量

2021-07-19
中央社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一張台北街頭三級警戒空無一人的畫面,震撼了遠居日本的牙醫三船文彰,決定請求政界好友協助,捐助台灣疫苗
一張台北街頭三級警戒空無一人的畫面,震撼了遠居日本的牙醫三船文彰,決定請求政界好友協助,捐助台灣疫苗
三船文彰說,透過日本致贈疫苗給台灣,讓他找到了音樂的意義
三船文彰說,透過日本致贈疫苗給台灣,讓他找到了音樂的意義
奇美博物館創辦人許文龍(左)與三船文彰一起演奏,以樂交流
奇美博物館創辦人許文龍(左)與三船文彰一起演奏,以樂交流
三船文彰(左)對於鋼琴家史蘭倩斯卡的音樂讚賞珍惜,直言已經超越地球人的極限
三船文彰(左)對於鋼琴家史蘭倩斯卡的音樂讚賞珍惜,直言已經超越地球人的極限
2002年,三船文彰(右)與日本大提琴家岩崎洸演出德弗札克《大提琴協奏曲》
2002年,三船文彰(右)與日本大提琴家岩崎洸演出德弗札克《大提琴協奏曲》

人生走到最後,擁有的會是甚麼?定居日本多年的大提琴牙醫三船文彰(劉文彰)輕淺一句,有好的回憶就好了,「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不是很簡單,有力量的藝術,可以結善緣,留下美好的回憶。」

三船文彰是誰?他的叔公是台灣前輩畫家劉啟祥,父親是旅日知名畫家劉生容,日本太皇后美智子是他的好友,他曾受皇室邀請,和美智子一起演奏室內樂,美智子也參加他辦的音樂會;駐日大使謝長廷是他在台灣就熟識的老朋友,三船文彰拉大提琴,謝長廷吹陶笛,透過日本主流社會最習慣的音樂往來,分享音樂帶來的共鳴與喜悅。三船文彰也是這次日本贈送疫苗給台灣的推手之一。

台灣與日本就是兄弟情誼

「我沒有想要居功,我覺得這些都是善的力量把大家緊緊繫在一起。台灣跟日本本來就是兄弟情誼。」66歲的三船文彰說,如果要感謝,就感謝音樂吧,這一切都是音樂牽的線。

5月15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宣布,台北市與新北市雙北提升疫情警戒至第三級。正值周末,台灣的電視台空拍了台北街頭,空無一人,甚至連一輛車子都沒有的畫面。

「我後來看到那個畫面,很震撼。」三船文彰說,日本人的感想都是「台灣人太厲害」,政府不用宣導,大家都配合防疫很守規矩不出門,「但我知道,那是因為台灣根本沒有足夠疫苗,大家太害怕了才不敢出門,那一瞬間,我覺得我的故鄉台灣處於非常緊張又可憐的處境。」

三船文彰回憶,同時間日本疫情非常緊急,每天都有2千多人感染,也很多人過世,「而台灣因為2020年做得太好了,有台灣的守護神唐鳳在一定沒問題,所以沒有人知道台灣內部今年正處於沒有疫苗的危機。」

5月25日,三船文彰想起了日本有非常充足的疫苗,當時日本人都打莫德納,暫時不打AZ疫苗,「日本是非常深謀遠慮地,準備了多種而且比人口數多2倍以上的疫苗。」台灣疫情瞬間持續升溫,幾乎到無法控制,當天三船文彰打電話給眾議員好友山下貴司,請他幫忙推動捐贈疫苗給台灣,山下貴司表示他會認真思考。

一通電話 改變台灣處境

不到十分鐘,電話響了,山下貴司回電給三船文彰表示可以協助,並馬上和親台議員們商量擬案,隔日送到首相官邸報告,不到半小時,馬上得到日本政府的同意,28日宣布研擬捐贈疫苗給台灣,並以最快速度達成援助。

山下貴司特別提及台灣在日本311大地震時對日本的無私援助,獲得廣泛回響。日本政府研擬200萬劑援助台灣。當時日本是先計算過國內所有AZ疫苗數量共124萬劑,先在6月4日送抵台灣。因為這個開端,這也才有了後面美國、立陶宛等國以及日本追贈更多捐贈疫苗的美好續篇。

那通電話裡,三船文彰到底跟山下貴司講了甚麼?

「我告訴他,台灣現在很危險,如果要報答台灣在311大地震中給予的恩情,只有現在而且要捐贈疫苗才可以。」三船文彰說,台灣有認可AZ疫苗,而日本有暫時不用的AZ疫苗;AZ儲存與運送可以常溫進行,相對方便處理。

三船文彰說,這背後故事包括山下貴司先是召集親台議員朋友聲援支持,消息封鎖親中議員,一旦如果中國知道,就會出來阻止,一切都是秘密進行。其次25日打的電話,28日日本就公布捐贈,依照日本過去作法,一個月才能完成的,這次兩天就完成;日方之前跟AZ有簽約保證,日方購得的疫苗不會供給別的國家,「這一條日方也在一天之內說服AZ更改合約,同意日本送給台灣。」

音樂帶動了良緣

「功勞我是不介意,我想這是歷史上的奇蹟,最要感謝的是10年前311日本大地震時,伸出援手的台灣企業和民眾,那樣最艱困的時刻,得到援助的日本也非常感念。這次的出發點單純,就只有友情和人道關懷,才能促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三船文彰說,更重要的是,「那天的音樂會」帶動了良緣。

哪一場音樂會這麼神奇?三船文彰過往在台灣就與駐日代表謝長廷熟識,謝長廷擔任駐日大使之後,就跟三船文彰說,他任內四年一定要踏遍日本43個縣,最後一站就是岡山縣,三船文彰定居的地方。

「那次彷彿是台日政治家音樂比賽。」三船文彰幽默地說,謝長廷代表在岡山市待了2天,到了父親的美術紀念館劉生容紀念館欣賞畫作,也與當地人士交流。當天三船文彰安排在劉生容紀念館的音樂會在場的還有岡山縣縣長等友人,「我以為政治家都是吹牛得多,但岡山縣長吹的是薩克斯風」。除此之外,瀨戶內市市長是男高音,當天演唱了義大利拿坡里民謠,「謝長廷有備而來,他拿出陶笛演奏了好幾首,我也拉大提琴,以樂會友非常自在。」

三船文彰說,「我常想政治家如果都可以這樣,川普跟習近平就不需要用飛彈,就用音樂來比高低了。」

那天山下貴司也帶著太太來參加聚會,山下貴司的父親是個律師,今年已經80多歲,與三船文彰相熟,兩人過往一起學習茶道10年,建立起兩家深厚情誼,山下貴司也專程從東京來岡山認識謝長廷,希望可以幫助台灣做很多事。

「謝大使每年都送我芒果,今年我正在想要回送什麼禮物,當然也可以是岡山縣的特產白桃,正當台灣疫情嚴重,我想應該是疫苗最好,就打電話給山下請託,促成此事。」但也因為那場愉快的音樂會,才有了這樣的善緣。

三船文彰說,「這件事情最大的意義,是我得到了一個答案,一個藝術也可以帶來世界和平的答案。

藝術 帶來世界和平

三船文彰說,從小他受父親影響,喜愛藝術與音樂,也學習大提琴,「但我始終對音樂存在的意義有點懷疑,我過去一直認為,這世界上沒有音樂也沒有關係。」

從中學開始,這個問題始終縈繞在他腦海,「這也是我那時沒有走音樂這條路的原因之一,我對音樂存在的意義沒有很大的信心,也才放棄學音樂之路,改學醫。」三船文彰說,但從這次日本致贈疫苗給台灣的成功,他得到一個結論,藝術也可以帶來世界和平。

三船文彰說,音樂可以說是虛無的存在,彈出一個音之後不到一秒鐘,就會消失,但有能量的樂音,能振奮精神,讓人能有對這個世界萬物興起愛惜的心,「而我現在已經可以回答給世界上任何人,如果不是透過音樂,不會有這次幫助台灣的機會,這都是奇蹟。」

做為住在別人的國家的「外國人」,三船文彰說了他住在日本40多年的「覺悟」,「從一個國家移居到另一個國家的人,不要一直想著自己是從哪裡來,要先問你自己,可以給這座你移居的城市或國家怎樣的貢獻。你貢獻了之後,這些善念,終究會回報在你所愛的故鄉土地之上,像這次疫苗一樣。」

三船文彰說,像他住在日本,享受日本的文明,他很珍惜,「但生為台灣人,我總要不輸人,我要做到的是連日本人也做不到的境界,我以生為台灣人為傲。」

會去日本的確是意外中的意外,命運的安排,但也並非無跡可尋。

三船文彰出生自台南柳營望族,是台灣60年代抽象藝術家劉生容的長子。劉生容的叔公劉啟祥在20年代和顏水龍同是早期台灣留法的畫家,在台灣畫壇享譽盛名。

劉文彰的祖父在百年前日本大正時代就已經往返東京台灣,住洋房,請俄國小提琴家來上課;劉啟祥也從法國巴黎帶去羅浮宮的臨摹畫作到日本,父親劉生容就是在這樣的西洋藝術環境中成長。劉生容60年代曾在日本開展,在當時鮮少抽象畫的時代,劉生容以民間的燒金紙作為拼貼入畫,在日本被譽為鬼才畫家,備受推崇。

父親也影響了當時與他一樣年輕的奇美博物館創辦人許文龍和攝影大師柯錫杰,立志要與藝術相隨。

「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我,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劉家三代在台灣與日本所有的藝術與文化積蓄而成,我是繼承這些文化的遺產而生。」三船文彰說,也正因為這樣,他現在在做的事比起祖父跟父親,可以做得更多,影響力更大。

出身藝術世家 意外定居岡山

冥冥中的緣分,讓三船文彰最終到了日本生活。三船文彰回憶,台灣在70年代要出個國非常困難,雖然父親去東京開過幾次畫展,家人與他也從未有過要去日本定居的想法。1968年三船文彰14歲,正好台南新營鎮與日本兵庫縣淡路島中部城市洲本市締結為姊妹市,母親是新營代表,就帶著他一起去觀禮,典禮之後又去了岡山探訪朋友。沒想到母親突然生病,於是住下來養病,一住就是好幾個月。

當時母親岡山的朋友在母親尚未住院之前,曾經帶三船文彰去岡山大學附屬中學參觀,無巧不巧,中學校長過去曾在台南師範學校教過書,看三船文彰乖巧溫順,上台講話毫不怯場,就跟母親提議說,要不要讓三船文彰在岡山讀書看看,這個提議,改變了三船文彰的一生。

「因為當時校長的看重,還幫我去東京奔走如何留在日本的文件,克服很多台灣人要留在日本讀書的困難,所以我現在的奇蹟般的人生,都要感謝有這種機緣。」

父親劉生容與弟弟妹妹隨後也到了日本,一家人團聚之後,決定定居岡山。三船文彰說,父親在岡山定居之後,創作不曾停歇;弟弟妹妹們在岡山各自學習音樂與藝術,「三年前我們家族一起開家庭音樂會,從世界各地集合而來共20個子孫都上台演出,有幸住在岡山,岡山培養了我們一家人往藝術走的基礎,給了我們家族創造活躍的場所,這也是我在這裡建造我父親紀念館的原因。」

藝術鑑賞力 來自從小耳濡目染

三船文彰從小習大提琴,師事日本國寶級大師齊藤秀雄,雖然沒有走上大提琴家之途,但他鑑賞藝術的品味已經敏銳精準,甚至到了挑剔的程度,從牙醫看診獲得的報酬,幾乎都用來保存與推廣藝術。

三船文彰為父親建立的劉生容紀念館,保存了劉生容的重要畫作,「父親雖然56歲就過世,一生已然燦爛,他的畫作都有著藝術裡面最重要的,獨創的精神。」三船文彰直言,他不是孝順,而是父親的畫有他藝術上的價值,他達到了他的巔峰,「如果作品不好,我是會把它丟到垃圾桶去的,即使是父親也一樣。」

三船文彰會這麼推崇96歲的美國國寶級鋼琴大師露絲.史蘭倩斯卡(Ruth Slenczynska),也是同樣的理由,因為她代表的,就是古典音樂裡面最精緻的,鑽石中的鑽石,至今仍然在進步中。

三船文彰第一次聽見史蘭倩斯卡的音樂是在已故知名樂評家曹永坤家庭音樂會,「我小時候是聽大師名盤長大的,以前只有最好的才有可能有唱片出版,霍洛維茲,魯賓斯坦,海飛茲這些,那個美好的聲音已經成為我的一部份。第一次聽見史蘭倩斯卡的演奏,我心裡立刻響起了那樣的聲音。」

史蘭倩斯卡的音樂 鑽石中的鑽石

三船文彰邀請史蘭倩絲卡舉行初次訪日音樂會,之後連續15年在日本舉辦演奏會,在日本造成轟動;他也不惜重本為史蘭倩斯卡錄製19張CD,讓史蘭倩斯卡更被世人認識,「從小到大,聽過數不清的唱片或CD,但是我現在大部分都已經丟到垃圾桶,因為我已經得到真正的音樂,那種感覺就像是孔子在《論語》裡面說的:『朝聞道,夕死可矣』差可比擬。」

三船文彰說,他很榮幸能夠遇到史蘭倩斯卡,「我認為史蘭倩斯卡就像是宇宙人,她能夠持續90年的努力以及她所達到的音樂境地,已經是人類無法到達的境界,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我一生都遇到很好的人生導師,好比岡山那位素昧平生的校長,好比史蘭倩斯卡。好的老師不只會引導我們,也刺激我們去提升自己。」三船文彰說。

藝術的目的是為了結良緣 產生美好回憶

20年來,三船文彰無論是為父親建造紀念館或者是作台日文化交流,舉辦音樂會,對他來說都是實驗,想證明藝術存在的價值,「這是我從中學開始就對音樂與藝術的價值產生的懸念,這次致贈疫苗事件,我終於得到答案。藝術的目的就是為了結良緣,產生美好的回憶。」

三船文彰自己不曾停止演出,再加上每年舉辦數十場音樂會,2021年還獲頒日本「第79屆山陽新聞賞文化功勞賞」,表彰他對藝文的貢獻,「我覺得自己太幸運了,生在一個追求藝術的家庭,職業是牙醫能直接貢獻社會,又能透過音樂大師認識藝術的最高境地。」

「我常笑說我自己本業不是牙醫,是三船旅行社的主持人,我喜歡帶著很多日本朋友跟台灣朋友互相交流,帶日本友人去看奇美博物館,聽音樂會;也帶台灣的朋友去岡山看岡山人也不知道的岡山,這真的很像旅行社。」三船文彰想向世上的每一個人說,用藝術結良緣,一起留下美好的回憶,「這就是藝術存在的意義。」

藝術、音樂、文化、善緣與美好回憶,這些都是三船文彰讓台日之間的往來更加交流的關鍵字,這個精神上開著三船旅行社的台日文化擺渡人,還會一直在台日的文化長河裡持續往來,為世界和諧繼續奉獻。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