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台商南向投資熱點 陳逢庠用羅漢松種出北越一片林

2021-11-19
中央社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52歲的陳逢庠是宜蘭羅東人,在台灣、中國、越南拓展自己的事業版圖。2019年外資大量湧入北越,他也帶著台灣的羅漢松前來。
52歲的陳逢庠是宜蘭羅東人,在台灣、中國、越南拓展自己的事業版圖。2019年外資大量湧入北越,他也帶著台灣的羅漢松前來。
陳逢庠表示,台灣師傅對羅漢松樹形的雕塑很有一套,往往是好幾代的家傳事業,營造出來的意境、藝術性自成一格,因此在東南亞相當受到歡迎。
陳逢庠表示,台灣師傅對羅漢松樹形的雕塑很有一套,往往是好幾代的家傳事業,營造出來的意境、藝術性自成一格,因此在東南亞相當受到歡迎。
羅漢松講求藝術性,價格與樹形的雕塑有很大的關聯,一棵樹價格從數萬元到數十萬元。圖為纏繞在羅漢松枝幹上用以塑形的鋁線。
羅漢松講求藝術性,價格與樹形的雕塑有很大的關聯,一棵樹價格從數萬元到數十萬元。圖為纏繞在羅漢松枝幹上用以塑形的鋁線。
陳逢庠說,羅漢松首重根盤,再來看枝幹的粗度、以及側枝層層對稱的比例,頂峰則要有漂亮的收尾。
陳逢庠說,羅漢松首重根盤,再來看枝幹的粗度、以及側枝層層對稱的比例,頂峰則要有漂亮的收尾。

台灣電子廠近年在北越大興土木,推升市場對建築造景的需求,使得台灣園藝業者也跟著南向。52歲的陳逢庠帶著台灣的羅漢松前來越南,在新興市場打造屬於自己的商業森林。

陳逢庠是宜蘭羅東人,和花花草草結緣甚早,自小學4年級起,每天放學後就與妹妹一起到市場賣菜,儘管當年只有10歲,與婆婆、媽媽打交道絲毫不怯場,大人隨便拿起一把青菜放到秤上,他就能馬上算出菜價。

回憶起40多年前的「賣菜時光」,陳逢庠至今還能清楚說出當年各種青菜的時價,「茼蒿一斤12元,高麗菜、白蘿蔔一斤6元,空心菜3把10元…」人小鬼大的模樣讓他成了市場中的明星。

陳逢庠出社會後與叔叔們一起投入自家的園藝工程,繼續「拈花惹草」的人生。細數宜蘭的幾項重大公共工程他們都參與其中,包括冬山河親水公園、羅東運動公園、宜蘭文化中心等。

有感台灣市場逐漸飽和,他開始將目光投向中國與越南。陳逢庠說,2000年他和叔叔共同前往越南胡志明市考察,但同行友人遇到飛車搶劫,讓他對越南的治安缺乏信心,於是轉往中國廣東省佛山市經營蝴蝶蘭、景觀樹。

直到2018年美中貿易戰,許多在中國的電子廠被迫另尋投資環境,北越因距離中國近、加上人力、土地便宜,成了這些科技業者的落腳處,陳逢庠也於2019年跟著抵達越南首都河內市,主營羅漢松銷售。

他說,外資湧入帶動北越發展,加上河內市是越南政治中心,民眾文化底蘊普遍不錯,具園藝、盆景的鑑賞力。此外,來越南前,他在一些國際盆景展上就常看到越南買主的身影,甚至在台灣也遇過,讓他發現越南是極具潛力的市場。

陳逢庠觀察,越南經濟快速成長,好似20年前的中國,民眾所得提高後開始追求「品質生活」,日常習慣、品味鑑賞也與中國的發展軌跡如出一轍,例如兩地消費者都喜歡透過盆景來彰顯身分。

他表示,台灣的羅漢松在東南亞相當受到歡迎,首先是因為兩地氣候差不多,再來是台灣對羅漢松樹形的雕塑很有一套,往往是好幾代的家傳事業,營造出來的意境、藝術性自成一格。

「盆景講藝術,表達出滄桑、富貴、喜氣等各有特色,每一個羅漢松的盆景都是獨一無二的」陳逢庠指出,樹形的雕塑就像畫圖一樣,好比說要讓羅漢松看起來像一條龍,如何用層次去表現鱗片的感覺,講究真功夫。

他說,羅漢松首重根盤,再來看枝幹的粗度、以及側枝層層對稱的比例,頂峰則要有漂亮的收尾。一棵羅漢松在田裡時就要開始雕塑,加上營造層次感也需要時間,前後動輒數年,全賴台灣師傅的耐心。

目前陳逢庠在河內市租了一公頃的土地並雇用7名員工。他表示,越南人雖然很迷羅漢松,但技術上頂多只能接手後續修剪,基本樹形雕塑還是得靠台灣師傅,因此園內每棵羅漢松都是從台灣渡海而來,再慢慢培育、整理。

陳逢庠指出,羅漢松講求藝術性,價格與樹形的雕塑有很大的關聯,一棵樹價格從數萬元到數十萬元,卻也因此能夠觸及相對廣泛的市場,讓消費者能依照個人能力選擇適合、投緣的羅漢松盆景。

相關新聞
top
意見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