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國家文藝獎得主布拉瑞揚:我曾恨原住民身份 如今充滿感激

2022-01-15
央廣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新科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布拉瑞分享近幾年回到台東部落成立舞團與創作生涯的感想。(江昭倫 攝)
新科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布拉瑞分享近幾年回到台東部落成立舞團與創作生涯的感想。(江昭倫 攝)

國藝會日前公布第22屆國家文藝獎得主,著名排灣族編舞家布拉瑞揚.格帕勒法為舞蹈類得主。談到獲獎感言,布拉瑞揚有感而發說,「曾經我恨我作為原住民,如今我充滿感激」,也因為有一群原住民年輕舞者付出,他才有機會被重新認識,也讓更多人看見不一樣的原住民舞蹈的樣貌。

創造原民舞蹈與時代並行當代性  獲頒國家文藝獎

在國藝會公布得獎名單當下,編舞家布拉瑞揚因為害羞,第一時間婉拒所有媒體詢問獲獎感想,在沈澱一段時間後,近日他接受媒體訪問首度公開回應。

布拉瑞揚透露,先前他也幾次被提名,但他都一直推辭,因為覺得前面還有很多長輩都做了更多的事情,另外,他也一直覺得為台灣建立現代舞基礎的一代現代舞大師羅斯.帕克斯(Ross Parkes)更應該獲獎,不過礙於獎項規定需要中華民國國籍,羅斯.帕克斯無法獲得殊榮,加上他2019年逝世了,就更沒有機會,布拉瑞揚才覺得,若有機會得獎,希望將這份榮耀獻給影響他很深的老師羅斯.帕克斯。

布拉瑞揚獲頒國家文藝獎,評審給的得獎理由是:「出身排灣族的國際級現代舞編舞家,布拉瑞揚歷經多年自我身分認同的追尋,2015年返回家鄉台東創立布拉瑞揚舞團,深耕部落,實踐藝術即生活的理念。作品探掘原住民文化,並勇敢觸碰當代原住民的敏感議題,經年不輟的創作建構獨特身體美學,創造了原民舞蹈與時代並行的當代性。」

布拉瑞揚説,他十幾歲離開部落到高雄、後來到台北然後到紐約,一路的舞蹈生涯,幾乎都與原住民沒有什麼關係,他甚至沒有什麼原住民朋友,過去他曾多次提到是因為2012年聽到原住民歌手桑布伊的歌聲,認識了桑布伊,又遇上原舞者,加上當時他的創作也遇到一些瓶頸,諸多原因下,感覺彷彿祖靈在召喚他,才讓他終於下定決心決定回到台東部落,重新開始。

昔痛恨原住民身份  今充滿感激

布拉瑞揚笑說,以前他什麼都想吃好的,很享受生活品質,朋友聚在聊天也很愛批評社會,充滿負面能量,但是回到台東後,他才發現原來生活可以這樣簡單,創作卻很豐富,也因為在台東資源很少,任何人給的一點資源協助,他都充滿感謝,心態反而變得更正向,也因為回到部落,讓曾經痛恨自己的原住民身份的布拉瑞揚,現在反而充滿感激。布拉瑞揚:『(原音)那你就是原住民啊,你再怎麼抗拒,你永遠脫離不了血源這件事情,以前曾經很恨作為原住民,是因為我一直被歧視,可是到頭來我還要感謝它,是因為我已經被看見,就是以前是逃避、抗拒,現在是多感謝,因為是這個原因,所以我們才有在後半輩子不斷學習的機會,而成為豐富的創作的來源。』

對於自己獲得國家文藝獎殊榮,布拉瑞揚除了感謝一路上曾經教他、陪伴他、支持他的人,也希望這份殊榮能讓爸媽感到驕傲,更希望爸媽屆時能一起出席頒獎典禮,分享榮耀。

布拉瑞揚:『(原音)一直以來我所有的努力,當然除了為自己之外, 很多時候是因為我的父親,不能說他看不起,就他不認同我從事舞蹈工作,但後來好了,就是接受了,也覺得我好像真的做一些事情,所以這樣的榮耀如果能讓他們開心,對我來說最⋯⋯除了獻給那個老師(羅斯.帕克斯)之外,當然就是希望我的家人、我的爸媽覺得很驕傲。』

布拉瑞揚更感謝他的舞者們,如果不是這些年輕舞者們的信念、相信跟付出,他不認為自己有機會重新被認識,也因為透過舞者的付出,讓作品有了更不一樣的樣貌,使得不單是舞蹈圈,還有更多人觀賞布拉瑞揚舞團的演出,他能獲獎,這群原住民舞者們,功不可沒!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