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牙體技術師夜間化身果農 陳坤信種植火龍果出師

2022-12-06
央廣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屏東果農陳坤信(左)白天是一名牙體設計師,專門做齒模,晚上則化身夜間果農,從零開始學起,逐漸走出自己的品牌,兒子陳秉鋒(右)也卸下職業軍人身份,返家跟著父母一起經營果園。(江昭倫 攝)
屏東果農陳坤信(左)白天是一名牙體設計師,專門做齒模,晚上則化身夜間果農,從零開始學起,逐漸走出自己的品牌,兒子陳秉鋒(右)也卸下職業軍人身份,返家跟著父母一起經營果園。(江昭倫 攝)

62年次的屏東果農陳坤信,白天是一名牙體設計師,專門做齒模,到了晚上則化身夜間果農,主要種植火龍果,從完全不會,到現在對於如何調整產期以及如何防治病蟲害,瞭如指掌,中間花了七、八年時間,總算苦盡甘來,如今開始希望有不同嘗試,走出自己的品牌。

位於潮州的彩虹玉生態農場,是一個晚上也能看到一片明亮的火龍果果園,這是有原因的,果園主人陳坤信告訴記者,因為紅火龍果需要有15個小時的日照時間,冬天日照不到8小時,所以就用特殊光譜LED燈照明補足;另外氣候變遷,至少要達到攝氏14度以上才會開花,夜間光照也可提高溫度,如此一來,冬天也能盛產火龍果,一年四季就都有火龍果,有助穩定果園收入與產量。

陳坤信其實是有兩種身份,白天是一位牙體設計師,專門做牙齒模型,晚上就變身夜間果農。不過他並不是一開始就會,而是家裡的地原本種植檳榔,一度是人人稱羨的「綠金」產業,但後來檳榔收入式微,陳坤信就勸父母改種較高經濟的作物。

2014年開始,陳坤信乾脆捲起袖子當起了青農,從零開始學起,上各種課程,且一開始就選擇友善環境的草生栽培,又可以增進土壤的肥力,但麻煩的是,必須親手拔除有害的雜草,耗費體力的拔草活做了三年之後,陳坤信受不了,一度想改用農藥,快速又便利,但老婆一句「如果你灑農藥,我以後就再也不幫你務農了!」陳坤信才打消念頭。

堅持5年之後,現在陳坤信已經不需要再辛苦每天拔雜草,只需要割草就行了,而且也一樣維持產量,火龍果品質也是又大又甜,加上走宅配與外銷路線,高價位,收入漸入佳境,更重要陳坤信也是想示範給年輕一代看,友善農業其實可以達到雙贏。陳坤信:『(原音)因為已經有進入一個最基本的產收,就是我不使用化肥,不使用農藥,也可以達到一定產量,達到一定的品質,它也可以行銷到加拿大、香港、新加坡,就是我們做給下一代年輕人看。』

目前陳坤信的彩虹玉生態農場主要種植紅色與粉紅色的火龍果,但為了讓自己更有競爭力,陳坤信嘗試多年後,終於培育出920品種的雙色火龍果,目前還未正式在市面上市,但加拿大方面已經準備下單了,陳坤信則希望好的東西,先留給台灣人吃;同時間,陳坤信也開始栽種星蘋果,也就是俗稱「牛奶果」,讓願意支持他的消費者有更多元選擇。

此外,在台灣好基金會的媒合下,陳坤信也開始和不同領域的人合作,最近就邀請潮州鎮上首家私廚餐廳「The Kinfolk餐桌」掌勺,邀請主廚黃鼎博與妻子邱絜柔,將陳坤信種植的火龍果入菜,並利用農場裡頭成排火龍果與夜燈作為背景,打造一場另類歐風酒莊派對盛宴。陳坤信說,多一種嘗試都是好事,重點是他對自己種植的火龍果有信心,未來會持續堅持走出自己的品牌。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