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搶救600名窘困境外生 修女急盼國人捐3種物資

2021-09-17
央廣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聖多福天主堂修女阮紅艷(前排右二)期盼,每個境外生來台就學都能安心讀書、安全回家
聖多福天主堂修女阮紅艷(前排右二)期盼,每個境外生來台就學都能安心讀書、安全回家
聖多福天主堂從去年8月起,為境外生收集民生物資
聖多福天主堂從去年8月起,為境外生收集民生物資
一袋袋物資分送到境外生住處
一袋袋物資分送到境外生住處

台北聖多福天主堂修女阮紅艷已在台20多年,她從去年起發現,有些境外生因被仲介蒙騙、學校無意中忽略,或受疫情無法打工等原因,導致生活陷入困境,甚至出現一碗白飯泡水分兩餐吃的情況,阮紅艷於是為這群異鄉遊子募集糧食物資,1年多來,平均每月幫助600多名學生,已累計7千多人次。阮紅艷說,平時最缺的是肉品、青菜和水果,適逢中秋到來,如果有民眾收到過多的月餅,也歡迎提供給他們,讓孩子能在台溫馨過節。

同容:『(原音)台灣的人們很親切,每一次來這裡都是覺得在回家看爸爸、媽媽這樣。』這天下午,來台就讀國貿系的越南學生同容和幾位同學,來到位於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上的聖多福天主堂,和修女阮紅艷話家常,離去前,阮紅艷拿給他們好幾袋物資,要讓他們帶回學校給有需要的外籍同學。

來台求學變調 有急難恐也領不到救助金

阮紅艷表示,聖多福天主堂本來主要協助外籍移工和漁工朋友,去年6月,她接到外籍生打來求救的電話,表示被仲介蒙騙說能以旅遊簽證來台半工半讀,結果到了台灣才知道根本不是這樣,她去問學校,學校則認為這是學生和仲介之間的問題,由於有學生還是借錢來到台灣,所以連三餐溫飽都成問題。

阮紅艷說,她後來觀察到有些學校即使有設立急難救助金,但就是有少部分的學生會因為不符救助條件等原因,以致於得不到即時援助;她也發現,就讀新南向國際學生產學合作專班的學生在疫情期間影響更大,因為無法正常實習和工讀,瀕臨斷炊。

阮紅艷:『(原音)我問學生說,從那時候學校有沒有照顧到你們,或者是給你們什麼的幫助,從COVID-19,他說沒有,只有一次好像每個人1個、2個泡麵,還有2個罐頭,就那次就完了。到現在也是一樣,有一些人是生病或者是突然去工作什麼受傷,有沒有補助給他們,他們是說他們不是補助的對象在裡面,所以很多的一些問題在那邊。』

為了給予這群學子最立即性的幫助,聖多福天主堂從去年8月起開始向外界募集各項物資,修女說,各界主要捐助白米、罐頭、泡麵、油、糖、鹽等民生物資,原本是開放各校境外生直接來天主堂領取,到了三級警戒期間,改為他們直接送去學生住的地方。

阮紅艷指出,統計到9月上旬,平均每個月幫助600多名孩子,主要來自越南、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等東南亞及非洲等國,當中以越南學生較多,就讀的大學分布在北、中、南等7所學校,日前還有2所學校校長主動打給她,希望結合聖多福募集到的物資,給校內境外生更好的照顧。

阮紅艷:『(原音)讓他們感覺到我在這邊也有家人,不是只有我們在這邊有神父、修女幫忙,但是他們來這邊也是感受到那種家人的愛。』

聖多福天主堂至今堅持只收物資,但不收捐款,因為阮紅艷認為,如果選擇直接發錢,能幫助到的孩子有限,而且發完就結束了;但是發放物資,將產生彼此間的互動,不僅能適時和這些學生心靈交談,她還會教他們煮東西。阮紅艷:『(原音)就身心靈完全都是照顧到他們這樣子,不是給錢就完了。(記者:修女最常跟他們講的話有哪些?)我們也是教導他注意安全,第一個嘛;第二,你學到的即使不管你在哪裡、哪一個學校什麼,你學的都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就是苦也是在你在學習當中,你在成長當中,如果你只要過的話,你就更強的。』

阮紅艷平時還會帶領一些學生製作便當,到龍山寺、台北車站一帶,發放給遊民,讓學生們體認自己隨時也能有助人的能力,同時體會「施比受有福」的真諦。越南學生曾黃興表示,修女還曾帶他們去外籍漁工工作的地方,送給他們冬衣。曾黃興:『(原音)幫忙他們衣服,那個冬天在海邊很冷,他們會做飯讓我們吃,覺得很溫暖。』

從不信到深信 最佳志工看見修女的好

協助修女架設物資募集平台網頁的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張育憬,回想最早認識阮紅艷的過程,自己都覺得很有趣。張育憬:『(原音)其實一開始,我也是半信半疑,因為其實對我而言,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友,然後我自己其實是佛教徒,那時候我就很想說「這個是真的嗎」,還是又是一個那種假愛心來做詐騙的,我其實是去那邊,親自送物資到那邊,藉著這個機會跟修女聊天嘛,然後聊聊之後,就覺得「哇!這個人就全身充滿了那種使命感」,我其實真的是因為當時跟她見面聊天,才讓我覺得說,也許我可以相信她,完全是因為她的那種人格特質,後來回去之後,開始覺得說我要怎麼幫她。』

張育憬說,阮紅艷的臉上總是掛滿笑容,而且每天從清晨4點半起床後,一路忙到晚上10、11點,卻沒有聽過她抱怨,根本就像個超人。張育憬:『(原音)那時候6月底、7月疫情比較嚴峻的時候,那時候因為學生都不能來天主堂領物資,都是修女跟神父開車送,我那時候就很擔心說,她這樣會不會精神不繼、疲勞駕駛,然後她就很開心的跟我說,「不會啊!我在開車的時候,我都覺得很開心,因為我車上載滿了愛,然後我要把這些台灣的爸爸、媽媽的愛送給這些學生,所以我一路上都很興奮的在唱歌」,然後我當時聽了覺得這個人真的是全身充滿使命感,我的腦海中想像的是那個畫面,如果你是在畫那種動漫,你就會把它畫成都是那個能量、都是愛,每一樣哪怕一小罐八寶粥,或是一罐綠豆湯,或是一包泡麵,感覺好像都是那種「大力水手」菠菜罐的感覺。』

張育憬日前也向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黃聰智提議,一同來協助這些需要幫助的境外生,黃聰智後來動員人脈,籌募到新台幣10萬4千元,再添購各種物品,並分兩批送達天主堂,總共有480罐肉醬罐頭、300包冷凍雞胸肉、300公斤冷凍蔬菜、504盒即食調理包、3千份蔬菜及5,040顆雞蛋等,數量相當龐大。黃聰智:『(原音)我從獅子會這邊募集了大概2、3萬塊,再加上理、監事,響應非常熱絡,本來設定只有5萬塊的物資,結果募到的款項超過10萬塊。』

黃聰智也指出,會有境外生在台灣陷入這樣的困境,教育部真的需要正視。黃聰智:『(原音)這個境外生所屬學校有沒有去針對指引去落實,而且好好的去處理去做,這一塊教育部可能就是要有個回報的機制,要來檢核到底有沒有做。』

教長要求學校實質協助 修女提點境外生家長

對此,教育部長潘文忠除了提醒各校要實質協助到每一位學生,也特別指出,設有新南向產學合作國際專班的大專校院,教育部都有補助開班費用,所以很多學校會給學生第一學年免學費的補助,但面對這波疫情,各校務必要給專班學生更細緻的照顧,教育部將持續和學校保持密切聯繫。

潘文忠:『(原音)教育部也特別請我們學校,能夠來緊急針對僑外生在生活上、在學習各方面有困頓的學生,能夠來提供緊急的紓困,還有急難救助的補助,這當中也特別請學校能夠來安排我們的境外同學有校內工讀的機會,也提供校內住宿優惠,甚至免費,還有協助餐費生活所需要的物資,那麼透過相關的募捐款項來協助學生;另外,也特別提醒學校,對於因為有部分境外新南向產攜專班,因為疫情沒有辦法來工讀,也請學校能夠在學雜費進行分期繳款或延長分期付款,都希望能夠在比較困難的這個階段裡面,讓我們的境外同學可以有比較緩衝的時間,免得這個時候增加更大的困難。』

阮紅艷則認為,有招收境外生的學校應該要告訴這些學生,到了台灣會遇到哪些生活難題,不能只打出好聽、好看的宣傳廣告;她說,很多境外生覺得台灣很溫暖,但也有學生告訴她,如果可以重新選擇,絕對不會來台就學,有孩子是來台幾個月後,就決定回國,還因為沒錢,由她來幫忙買機票讓他們返鄉。

修女也提醒家長,要協助孩子了解來台就讀的學校,除了上學校網站,也能注意相關的新聞報導,並幫孩子設想到國外求學可能會遇到的狀況,但絕對不能以家中生計為前提,要孩子來台半工半讀,這樣就很容易被仲介「牽著鼻子走」。阮紅艷:『(原音)你們小孩來這邊讀書,是真的他們讀書,不是去賺錢,有一些父母也不能說靠這個小孩,記得他的目標來這邊是做什麼,不是說來賺錢,如果真的讓他賺錢,就去工作吧。』

修女把話說得很實在,她從越南來到台灣超過20年,對於在台境外生的現況,已能從政府、學校、學生及家長等各個面向,提出最實質的建言;未來,她希望台灣民眾能夠多多上物資募集平台(https://forms.gle/9Q8mu4RRDr3AJacEA),幫助這些境外生,無論量大量小都可以,也不必擔心保存期限長短的問題,因為有持續性的協助才是關鍵,現階段白米還很多,比較欠缺肉品、青菜和水果。阮紅艷:『(原音)不管是什麼東西,我們都是會接受這樣子的,我們自己會處理,因為學生真的很多,就500、600個,所以你就送來,其實有時候東西也不夠,所以我們有時候要等一個禮拜有足夠了,我們就再送去。』

台灣人的愛心世界出名,在疫情期間更是享譽國際,但別忘了還有這一群正在台灣的境外生,需要大家伸出援手。

相關新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