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富國島老兵傳奇/富國島最後老兵辭世 生前見到台灣人了卻心願

2021-04-25
中央社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越南台商獎學基金會董事長蘇建源(左)2019年11月2日與富國島上老兵陳德舉見面。蘇建源回憶,陳德舉當時情緒激動表示:「有台灣來的人來看我了。」(蘇建源提供)
越南台商獎學基金會董事長蘇建源(左)2019年11月2日與富國島上老兵陳德舉見面。蘇建源回憶,陳德舉當時情緒激動表示:「有台灣來的人來看我了。」(蘇建源提供)
陳德舉擁有的「中華民國留越國軍管訓總處第一管訓處軍士隊畢業證書」,上面記載著來自貴州省清鎮縣時年23歲的陳德舉「修業期滿、成績合格」,落款日期為中華民國41年2月26日。(蘇建源提供)
陳德舉擁有的「中華民國留越國軍管訓總處第一管訓處軍士隊畢業證書」,上面記載著來自貴州省清鎮縣時年23歲的陳德舉「修業期滿、成績合格」,落款日期為中華民國41年2月26日。(蘇建源提供)
陳德舉(右)說話帶有濃厚的貴州口音,蘇建源(左)當時光是要聽懂陳德舉的名字與籍貫就花了10幾分鐘。陳德舉見到「台灣同胞」開心地說個不停,還多次進出房間拿文件資料與照片講述生平。(蘇建源提供)
陳德舉(右)說話帶有濃厚的貴州口音,蘇建源(左)當時光是要聽懂陳德舉的名字與籍貫就花了10幾分鐘。陳德舉見到「台灣同胞」開心地說個不停,還多次進出房間拿文件資料與照片講述生平。(蘇建源提供)
吳猷合(圖)是富國華人相濟會會長,也是促成蘇建源與陳德舉相見的幕後功臣。
吳猷合(圖)是富國華人相濟會會長,也是促成蘇建源與陳德舉相見的幕後功臣。

(中央社訊)富國島最後一名老兵陳德舉去年11月辭世,島上孤軍走入歷史。台商蘇建源是首名拜訪陳德舉的台灣人,他回憶陳德舉當時見到他這位「台灣同胞」,情緒相當激動,久久不能言語。

1949年國共內戰末期,由將軍黃杰率領的國軍部隊約3萬人由廣西轉進越南,欲借道前往台灣,越南當時受法國統治,這批國軍部隊被解除武裝後輾轉送往位於越南西南方的富國島,大多數人直到1953年才返回台灣。

這批官兵及其眷屬撤退至台灣後,分散在全台各地「富台新村」,但當時仍有數十人並未乘船前往台灣,而是因婚姻或工作因素留在富國島。此外,對另一些人來說,與其前往台灣,留在越南要返鄉還比較方便。

有別泰緬孤軍「想去台灣而不可得」,這一小群「能去台灣卻又不去」的人,未有人為其寫書、拍電影,加上歷經南越政權交替,政治大環境一再變化,他們在世時過得極為低調,幾乎被世人遺忘。

越南台商獎學基金會董事長蘇建源回憶,1998年左右,中華民國駐越南代表胡家麒曾帶領台商前往富國島,一行人前往市中心陽東(Duong Dong)造訪黃杰為當時死去的留越官兵所立的紀念碑。

此後蘇建源多次造訪富國島,其中一次還遇見一名80多歲、牙齒都掉光的老兵一起餐敘,在他得知島上仍有國軍與其子孫後代時,便在心裡許願,盼有一天能為這些人做點事。

2019年11月2日,蘇建源前往富國島發放獎學金給國軍子弟,除在事前委由富國華人相濟會會長吳猷合尋找符合資格的受獎學生,並向他提出「想見老兵」的請求,最終順利與島上最後一名老兵陳德舉相見。

蘇建源回憶,當時可能因為訊息轉告落差,陳德舉起先誤會蘇建源是台灣的官員,一直盯著他看久久不能言語,老人家一度就要掉下淚來,待情緒平復後才緩緩說出:「有台灣來的人來看我了。」

因為陳德舉說話帶有濃厚的貴州口音,蘇建源當時光是要聽懂陳德舉的名字與籍貫就花了10幾分鐘,儘管溝通很費力,陳德舉還是拉著這名「台灣同胞」說個不停,甚至多次進出房間拿文件資料與照片講故事。

聊天過程陳德舉出示一張「中華民國留越國軍管訓總處第一管訓處軍士隊畢業證書」,上面記載著來自貴州省清鎮縣時年23歲的陳德舉「修業期滿、成績合格」,落款日期為中華民國41年2月26日。

蘇建源表示,陳德舉說自己當年從天津一路轉戰,到南京才編入黃杰部隊,接著一路進入江西、湖北、湖南、廣西,而後進入越南,但對於自己的部隊名稱則想不起來,也只記得自己是個「很小的兵」。

在富國島生活70年的陳德舉儘管中、越文都會說,但當蘇建源拿出紅包以越文向高齡93歲的他祝壽時,陳德舉先是推拒,立刻以中文補上「你到台灣後還回來看我呢,那就是最好了」,並以正體字寫出自己的名字。

蘇建源指出,那次見面,陳德舉走路還很穩健,說話聲音也很宏亮,兩人相約年年都要聚一次。只是到了2020年11月9日,當他再度前往富國島赴約,卻被告知陳德舉已於當年11月2日過世,而未能再見一面。

促成蘇建源與陳德舉相見的功臣吳猷合是富國島海南華僑二代,家族一百年前在此定居。吳猷合表示,陳德舉以往看到他時都會打招呼,也曾向他提起回貴州探親數次,但兩人幾次的對話都很簡單。

當地華人表示,當初這批留在富國島的國軍都是年輕小夥子,當地民眾對他們的印象就是「很勤勞、肯吃苦」,由於富國島盛產胡椒,很多人靠著種植胡椒維生,陳德舉也是其中一位。

國軍轉進富國島的歷史一晃眼逾70年,近10幾年島上老兵急速凋零,2011年還有中國民間團體前來富國島尋找老兵,並帶著老兵余集年回中國探親轟動一時。但吳猷合說,余集年也已於4、5年前離世。

吳猷合指出,這批島上老兵生前都不會特別強調國軍身分,但當地人能從他們一口「外國腔」的越南語對其身世猜到大概。在陳德舉去年底以高齡94歲辭世後,富國島的老兵故事寫下最終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