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僑務電子報

:::
:::

台裔青年船長 創新直售阿拉斯加鮭魚

2021-09-26
中央社提供
分享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Line 分享至twitter
主修金融會計的李光中大學畢業後,放棄到企業的工作機會,買船和捕魚權在阿拉斯加銅河展開商業漁民的工作,從中找到熱情與商業的平衡點。(李光中提供)
主修金融會計的李光中大學畢業後,放棄到企業的工作機會,買船和捕魚權在阿拉斯加銅河展開商業漁民的工作,從中找到熱情與商業的平衡點。(李光中提供)

商業捕魚並非父母對他的職業期望,偶然的機會讓台裔青年李光中勇敢投入阿拉斯加鮭魚業。雖然疫情打亂經營5年的事業,但直接跟漁夫買的創新作法把他推上另一波尖峰。

「銅河(Copper River)很美、我又喜歡捕魚的快樂。」29歲的台裔漁業創業者李光中(Kyle Lee)日前接受中央社專訪,談及他成為商業漁民和在海上工作的故事。

早期阿拉斯加原住民在蘊藏天然礦物質的銅河開採銅,因此得名。全長290英里(約467公里)的銅河在阿拉斯加海岸連結太平洋,鮭魚遷徙路線號稱世界一級的挑戰,擁有許可證才能在該區域捕魚。

為了維持銅河的生態平衡,阿拉斯加政府只核發約500張捕魚執照,若非世代承襲、就是從退休漁民手上購買,對亞裔移民來說,那幾乎是個無人開拓過的境地。

李光中主修金融和會計,大學的暑假多在企業實習,其中一個夏天跟著朋友在銅河體驗捕魚生活。從科羅拉多大學畢業時,已有工作機會等著他,但同時「千載難逢,銅河有人要賣漁船和捕魚權」。

一邊是亮麗頭銜的專業職場,另一邊是他有熱情的海洋,他告訴記者,當時處於天人交戰。「內心掙扎、不知道找誰談,天下父母心,沒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做體力活,而是得到最好的…我的父母一定很傷心,但最終他們仍然支持我。」

一番權衡後,他放手一搏,申請貸款,變成責任重大的船長。回憶拿到船出海的第一天,以為萬事俱備,望著沒有邊界的水面卻不知去哪裡捕魚,「尾隨跟蹤別船好幾個小時」。

漁民對於捕魚的地點防禦心態很強,秘密地點不輕易分享。他說,「一切都得做中學」。另外,「船經常壞掉,一直動手修」。

阿拉斯加的鮭魚季節從每年5月中到10月,現在剛好接近今年的尾聲。看天吃飯的漁業仍有科學的計算,政府一聲令下,漁民隨傳隨到出發捕魚,每週約2至4天在海上。

鮭魚的季節很短,很多漁獲在阿拉斯加冰凍,運送到國外解凍加工,切片、重整,中間大約有7至10個中間商。

和大型的漁業公司不同,李光中的核心業務是把當天捕獲的鮭魚直接冷凍,48小時內送到美國任何地方的餐廳。這樣的模式維持5年,直到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來襲,餐館關閉,「一夜之間,失去所有業務…2020年非常瘋狂」。

在那之後,他推出「直接跟漁夫買」的概念平台,從源頭數位行銷給一般消費者,並推廣鮭魚教育知識,獲得美媒的關注。但是他謙虛地說:「跟我無關,阿拉斯加鮭魚本身就是漂亮。」

他說,多數商業漁民仍維持傳統通路的販售模式,海上捕魚歸來非常疲憊,「大家都等著上岸後喝啤酒、休息」。漁獲直售消費者,意味著離海後還有更多的工作等著他,包括一直處於溝通線上。

美國人不吃魚頭,李光中透露,魚頭會出售給製作魚油維他命的公司。

一般消費者如何簡單判斷好鮭魚?儼然是鮭魚大使的他說,顏色不該看起來蒼白,而是明亮色,魚肉緊實不鬆散;目視之外,要聞氣味,「不是腥味,而是有點像海水的鹹水味,這就是新鮮的鮭魚」。

食品業對他並非全然陌生。1970年代末期,來自台灣的父母親和祖母一起到阿拉斯加打拚,如同許多移民的故事,一開始擠在一間小公寓,每天打2、3份工存錢。之後,他的爸媽李政君、李玉梅在安克拉治(Anchorage)開了餐館。

嬰幼兒時期的李光中被媽媽背著在餐館工作、在餐館午睡,很早學會幫忙收銀台的收帳工作。去年他爸媽重新粉刷餐館的小辦公室,其中一面舊牆全是他和妹妹李新曼的塗鴉。

原生家庭經營兩家餐館,他知道優質食材的重要性與企業經營的來龍去脈,學會「專注、努力工作、讓自己變更強」。

相關新聞
top
意見回饋